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相关推荐

《深圳市业主共有资金监督管理办法》7月起实施

近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正式印发《深圳市业主共有资金监督管理办法》,自7月1日起实施。办法创立了大额资金支出事前监管制度,确保业主共有资金安全,保障广大业主的权益。办法明确,业主共有资金是指属于物业管理区域内全体业主共有的资金,包括共有物业收益、物业专项维修资金、物业管理费、业主依据管理规约或者业主大会决定分摊的费用以及其他合法收入,一个物业管理区域内只能开设一个业主共有资金账户。  为确保业主知情权,办法要求账户开户单位应当在物业管理信息平台上通过以下两种方式公开账户信息:一是实时公开业主共有资金账户的基本信息及交易明细;二是按季度公示业主共有资金账目信息。  办法第二十二条明确,10万元以上的业主共有资金属于大额资金。对于大额业主共有资金的监管,本办法采取事前监督的方式防止业主共有资金被滥用。对于大额业主共有资金的支出,账户开户单位应当提前10日公示资金支出需求,数据共享银行在收到资金支出需求后,应当核实相关公示编号,并对符合监管协议约定的资金支出进行转账操作。业主、监事会或监事对大额资金的支出有异议的,应当在公示期内书面提出异议,账户开户单位应当书面答复异议并进行相关资金转账操作。  考虑到各小区情况不同,办法还规定,业主大会可以决定对10万元以下的业主共有资金支出参照大额资金支出方式委托数据共享银行进行监管,具体金额标准由业主大会决定。

2020年06月04日 18:02

房企2020目标增速集体放缓 安全和利润成最大追求

如果可以重启2020,大多数房企的销售目标应该不会像现在这么保守。在刚刚过去的3月份业绩会上,面对下行的市场和不确定的疫情,除了恒大等极少数房企外,主流房企纷纷调低了今年的销售目标,增速降至10%、5%以内。甚至有房企的目标出现了负增长。中国房地产市场在经历了4年多的大牛市后,其实从2018年四季度便进入了调整期。曾经被奉为圭臬的高周转和拼规模,被房企们放在了次要位置。就连速度和并购之王、融创董事局主席孙宏斌也说,“销售规模的增长未来不是重点,利润和品质才是第一位的。”事实上,利润可能还要排后,安全是当下第一重要的事情。对房企现金流影响至关重要的销售及回款,在2、3月份按下了暂停键,又加今年是偿债高峰年,一些房企正在面临2008年以来最严重的危机。从更长远的视角,当销售市场到达16万亿左右的天花板,规模放缓是所有房企的宿命。如何尝试多元化转型、转变盈利模式、提升经营质量,是房地产下半年竞争的核心。2020年,注定是一个新的拐点。龙头们集体降速受疫情影响,2020年房企们进击的脚步都被迫放慢,在业绩会上公布目标时都比往年明显谨慎,目标销售增速大幅放缓成为常态。前两年高增速的房企首先放缓了脚步,以融创中国为例,今年的销售目标较2019年的销售额仅上调7.8%。而在此前几年,融创是出名的高增长房企,过去几年增长率都在20%以上。原本稳健的房企也更谨慎了。华润置地就明确表示,2020年将保持一贯的稳健运营,销售目标为2620亿元,同比增长8%,而龙湖的销售目标设定在2600亿元,较2019年2425亿元的销售额略增7.2%。也有不少房企表示,今年的销售目标与去年基本持平,富力、雅居乐和时代中国等房企就表示今年的销售目标增幅仅2%-5%。整体来看,主流房企目标增长率基本在10%左右,较2019年进一步放缓,且均低于2019全年的业绩同比增速。更有房企的目标出现了负增长。新城控股定下的目标更为“保守”,董事长王晓松表示,考虑到疫情带来的冲击,新城将2020年的销售目标审慎地定为2500亿元,较去年2708亿元的销售额下降7.7%。龙头房企中碧桂园和万科并没有公布今年的销售目标,但从恒大公布的2020年销售业绩目标6500亿元看来,其实际增幅目标也还是维系在8.0%。乐观者也有。销售目标涨幅较大的房企例如绿城、金茂和世茂等,但他们2020年销售目标的增幅也只是在20%-25%,均比两三年前的增幅要低。克而瑞表示,在此形势下,虽然多数房企认为一季度业绩的同比降低对全年销售的影响相对有限。但当下市场不确定性积聚,房企想要更好地活下去,必须“稳”字当头,行业增速放缓,2020年目标增长率的降低也在合理预期内。克而瑞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TOP100房企全口径销售业绩规模同比下降也近20.8%。展望未来,随着国内疫情逐步得以控制,有序复工复产,预计二季度房地产市场将继续复苏,供求跌幅有望进一步收窄。不过,海外疫情形势异常严峻,金融风暴阴霾下海外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剧,或将传导至中国经济共振下行。二季度房地产市场依旧不容乐观,房地产开发投资等各项行业指标较难摆脱下降通道。亿翰智库表示,规模房企一致性调低业绩增长目标,有意识的培养市场对企业业绩增速放缓的接受度和适应性,而且相对审慎的目标设定于企业而言更可控,顺利实现的可能性也更高,在营销的助力下,多数或都能超额完成预设目标。安全之上的盈利从房企们今年的目标看,除去像绿城这样有底气去追求规模增长的“勇士”外,绝大多数的房企还是寄希望于手握余粮、放慢脚步的前行。在头部房企中“活下来”也不再是口号,巨头们早已为“活下来”做准备,致力于将净负债率控制在低位。央企与国资背景的房企表现突出。截至2019年末,华润置地负债总额5286.35亿元,净负债率仅为30.3%,甚至低于中海和万科,成为行业内负债率最低的房企。中海净负债率为33.7%,万科为33.9%。除了这三家之外,不少房企的负债率都位于行业的低位。碧桂园净负债率降至了46.3%,龙湖净负债率51.0%,都处于较低水平。作为龙头房企的恒大和融创,以及富力、佳兆业等长年净负债率较高的房企,净负债率都还在150%以上,仍有较大的下降空间。因此,这几家公司都在业绩会上明确提出了降低负债率的目标。恒大更将全面实施“高增长、控规模、降负债”的经营战略。21世纪经济报道注意到,今年房企们更关注现金短债比这一指标。截至2019年末,龙湖现金短债比为4.38,维持行业内的较高水准。中海现金短债比约为3.0,华润的现金短债比也是3.0,均处于行业较高水平。四巨头中,碧桂园的现金短债比为2.3倍,万科为1.77,表现均属优。其他两家这个数据则显隐忧。截至2019年12月底,一家1年内到期的债务3721亿元,同期现金及等价物仅1500.56亿元,现金难以覆盖短期负债;另一家一年内到期借贷为1357.3亿元,期末现金为1257.3亿元,仅相当于短期借贷的93%,若去掉限制性资金,该比例降低至57.3%,短期负债风险也明显上升。上述房企表示,将通过融资、加快销售回款、出售资产等各种方式,降低负债率,减少短债。在安全的基础上,房企更加重视如何提升经营质量和盈利水平。孙宏斌首次提出,融创已经进入以更好的利润管理为核心的发展新阶段。不再追求销售排名,而希望在利润上、品质上有更好的排名。世茂今年的考核体系也一并改了。许世坛在业绩会上表示,今年考核给团队的奖金是按权益后的核心利润来计算的,即赚多少钱,集团给多少奖金。在这个考核下,通过杠杆去做大销售额是没用的,奖金会减少。

2020年05月18日 00:06

租客惠:一边享受“精致”,一边远离“贫穷”

追求喜欢的生活,才是人之常情。所以,年轻人追求“精致”,何错之有?但是,面对“精致穷”,我们有话说线上支付越来越为人们普及,大多数人出门只要一部手机就能解决吃喝玩乐、衣食住行等生活需求。充其量带上一张信用卡,以备不时之需。尤其在年轻人之间,见到现金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根据数据显示,中国移动支付交易规模逐年扩大,2019年上半年交易规模已达到166.1万亿元。这也就代表着现代商家,就连很多乡镇都开始选择了线上收款的方式,各种线上的团购、优惠买单网站、app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商户通过在这种类型的网站上进行推荐,推出折扣,来吸引消费者进店享受服务。再由消费者口口相传推荐,或在app上留下评论,以吸引新的客户。提升了口碑,也提升了流量和曝光度。各种团购平台不断冒出,也令越来越多的商家选择让利消费者,但团购平台的高额端口费却无形中迫使许多商家做出“生死抉择”——要么选择降低成本,后果是导致消费者“精致体验”的背离;要么选择提升价格,后果则将带来消费者的“贫穷”消费。团购平台的真假难辨,虚虚实实,令大多数消费者,更愿意选择他人推荐,根据口碑进店消费,买单时候才询问是否有团购优惠。这时,商家在团购平台获取的流量曝光已经几乎没有,却还要承担高额的平台扣点。因此有些商家选择了不再使用优惠,或者将优惠程度降低,对于消费者来说,也就失去了享受更多优惠的机会——这或许是导致许多年轻人,尤其是城市租房群体,“精致穷”的原因之一。一边享受“精致”,一边远离“贫穷”和传统团购平台不同,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大型消费类服务平台。依托租客网强大的平台影响力和海量的租客资源,租客惠从上线起就受到商家的广泛关注。以专业缔造品牌,用服务彰显价值,租客惠为合作商家推出了“免费引流+多样营销+无忧收款”的惠满意专属服务,也是针对租客网下的租客诞生的优惠服务。商家在入驻租客惠后,会由平台进行免费引流,提高曝光率,也无需广告费。且平台对商家不收取任何形式的扣点,真正的惠及商家,让利消费者,让广大租客梦在享受“精致”的同时,随时随地享受高质感的优惠商家。且租客进行消费后,收入平台的钱将秒到商家账户,不影响商家的任何资金使用。租客受益,就会选择再次消费,商家受益也就多。租客惠为商家、为租客提供了一个专业性的优惠消费服务平台。现如今,随着租客惠的不断普及,越来越多的租客接受并使用了租客惠,租客惠无疑满足了租客们、商家对消费销售的需求。未来租客网也在不抽取商家受益提成的基础下,为入驻商家、租客们带来更多的优惠享受!

2020年04月10日 14:57